Ion.Devil

咸鱼干而已

扒拉出几天前的图做考前最后的挣扎...
·画风极渣
·线条极丑,字更丑
·人物崩坏预警

但我永远爱杰佣啊啊啊啊啊!!!!!

(然后希望能活着回来填坑:))

【杰佣】Small wildcat(1?)

严重ooc注意~没头没脑注意~
渣文笔注意~诡异无脑可能突然玛丽苏文风注意~人物性格可能突变注意~可能...我控制不住自己...

如能接受以上几点的话...

Let's go~







今天的求生者们非常不走运,非常不走运。比如今天异常的雾气,再比如说那位律师先生,一上来就被挂上了椅子。



弗雷迪被绑在狂欢之椅上,即将被送上天的恐惧和刚开始游戏就直接被打晕的害怕使他不停的颤抖,荆棘条划破了他的衬衣,血模糊了他的眼睛。因为之前被打倒在地,弗雷迪的眼镜已是四分五裂,他无法看清今天这位可怕的监管者,耳边诡异低沉的小调更是差点使他尖叫起来。

然后他就上天了。


警报声响起。群鸦乱舞。




剩余的3位幸存者无不瞪大了双眼,可爱的园丁小姐更是因为惊讶和恐惧,错过了密码机的校准,被狠狠地电了一下。

突然,艾玛的预警心跳疯狂的跳动起来,泛着刺眼的紫光,似乎要从她的胸膛里破出。园丁小姐立刻连滚带爬地拿起工具箱跑了起来。耳边似乎有流动风声,雾气把一切都掩盖了起来。艾玛拼了命的狂奔,但预警心跳还是在不安地跳动。

“啊――!!!”可怜的园丁被狠狠的刮了一刀,背后的伤口立即崩出鲜血。艾玛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嗯~~这位小姐,你在跑什么?”浓得化不开的雾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高挑的墨绿色身影,优雅的走到艾玛面前,“你...你是...杰...杰克...”杰克,那个新来的监管者!艾玛恐惧的望着那个带着面具的怪物。隐匿在雾霭中的杀手,开膛手杰克!

“嗯,那么 可爱的小姐,你的游戏到此为止了。”杰克低低的笑着,扬起了他的利刃。艾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阵刺耳的破风声,但预期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在艾玛身上。艾玛颤巍巍的睁开眼。“佣...佣兵先生...”艾玛看着千钧一发之际挡在她身前,为她挡了一刀的佣兵,内疚的泪水充斥了眼眶。

“快去找艾米丽小姐治疗,她在西面的逃生门附近。”奈布小声的告诉艾玛医生小姐的方位,然后用力把她从地上拉起推了出去。
然后自己冷冷的瞥了一眼僵住的监管者,不顾胸前4道流着血的狰狞刀伤跑开了。

“啊呀呀,貌似来了一只不得了的小野猫啊~”杰克微笑着甩了甩利刃上的鲜血,哼起不知名的小调,心情愉悦地消失在雾里......

“呃呼....呼....”奈布一路小跑,伤口的血因为大幅的动作不停的流出,流了一路的血。奈布等到预警心跳不再跳动,立即躲入一个草丛,无力的靠着一棵枯树。

伤口的血还在流。

左手的钢铁护腕已经磨损地不成样子,刚刚为了救园丁,这个早年伴他出生入死的老伙计已经临近报废。看样子还能用最后一次...

奈布随便处理包扎了一下,过多的失血使他觉得的现在异常的疲惫寒冷。今天的监管者是杰克,那位自称为英国绅士的杀人鬼。鬼知道那种隐藏在雾气里的怪物会在这种鬼天气里从哪个地方冒出来...奈布这样想着,失血与潮湿寒冷令他非常的不爽,压了压自己的兜帽。

刚刚扶着树站起来,奈布的预警心跳又一次毫无预兆的响起。常年的军队生活使佣兵立即做出了判断。果断地用左手撑住树干,借着反冲力将自己弹射出去。奈布的护腕也正式报废。


奈布将自己弹射出去后,正叹息着自己报废的心爱的护腕。突然撞上了一个坚硬冰冷的东西。“嘶......”“啊呀,小野猫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啊~是想要主人的奖励爱抚吗?”奈布面前的雾气中渐渐的浮现出杰克的身影,奈布一抬头就是杰克那张放大的面具...“...卧槽!”终于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小佣兵立刻飙了一句粗口,准备绕开杰克。可惜杰克已经早他一步,把他牢牢的圈在怀里,透过面具笑着看着他的小野猫在他怀里气急败坏的挣扎的样子,发出低低的笑声。

“卧槽!你...你快放开我!”奈布挣扎着,恼怒地朝杰克吼了一句,这破监管者力气怎么这么大 ?!还有...我...我居然被一个变态男...抱着...而且还是监管者...这简直...
“嗯?如果我说不呢?我可爱的小野猫?”杰克从面具后面发出调笑声。
“卧槽!谁是小野猫!”奈布因为杰克那个过于亲昵的称呼而羞红了脸,

“我叫奈布!奈布·萨贝达!”

“嗯,奈布小野猫~”

“你!”

“嗯,我什么?”

呵,这个小佣兵真可爱~杰克微笑着,一手圈着奈布的腿弯,一手拖着奈布的脖子,把他抱了起来。(没错!喜闻乐见的公主抱!)

“!!”

面对突然的腾空,奈布本能的用双手迅速抱着杰克。感受到抱着自己的双手似乎僵了一下,奈布发现自己貌似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不不!你!你听我解释!”奈布内心的罪恶感与羞耻感瞬间爆表。耳根瞬间爆红的奈布慌乱的在监管者的怀里挣扎着。然后,手忙脚乱间,失手打掉了杰克的面具。

奈布“.......”
杰克“.......”
奈布“你...你听我解释...”